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就业难题搅动2014

来源:   2014-01-23 10:31:36

\

“马上”有工作?难!

就业难,老生常谈,但谁也没想到,这一“难”在如今的中国就业市场会具有如此持久的生命力。

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让699万名2013届毕业生为之拼搏的“最难就业季”落幕不久,“更难就业季”令727万名2014届毕业生压力更大。如何面对并化解就业市场上的痼疾?如何甩掉包袱迎难而上?所有人都在探寻着答案。

“冷热”专业冰火两重天

今年春节,就读于北京某著名高校国际新闻专业的周雷(化名)笑称自己会过得比较“闹心”。为了能逃过去年的就业寒潮,他已经把自己的硕士毕业时间延后了一年。

但参加了大小几十场面试笔试后,offer杳无音讯,他那堆制作精良的简历不得不留到春节后。面对学校就业网上更新速度越来越慢的就业信息,周雷愈发难安。

像周雷一样挣扎在就业大潮中的求职者还有数百万,对他们而言,一个个就业“门槛”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道难关。

虽然相关部门已经着手消除“门槛”,但掌握着招聘主动权的用人单位却并未妥协。“门槛”的设置可谓五花八门:非“985”、“211”高校不招,性别、户口所在地、英语水平、工作经验、家庭背景、博士学历详情等已经成为常态,学习成绩排名、研究生的本科出身等也成了“刷人”的标准。

而求职者在入学之前选择的专业则成为了给自己设置的最大“门槛”。“最赚钱的十大专业”、“就业前景最好的十大专业”、“薪资最低的十大专业”等榜单引发的关于专业与就业之间的讨论热度不减,一些就业率低、竞争力不强、缺乏特色、长期停滞不前的专业让毕业生有苦难言,这道专业“门槛”让不少求职者在起跑线上徘徊不前。

以周雷的经历为例,考学时,新闻专业还属“热门”,但六年后,自己国际新闻的专业背景在传媒类人才需求萎缩的环境下已属“冷门”。另一名毕业生、来自东北某著名高校的王雨晴(化名)则告诉记者,因为学了一个极其不适合女孩子的工科专业,现在面临着无处可去的尴尬。

更让大学毕业生们感到困惑和无奈的是,面对一个好职位,往往有千军万马一起来争夺。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甚至更大的竞争比例,不得不让所有求职者一起“自降身价”以增加胜算。据了解,除部分高新技术行业外,大部分行业的新入职岗位薪资待遇都没有明显提高,而在“买方市场”的压力下,求职者再没有了喊出理想薪资待遇的底气。



“体制内”需求高烧不退

如何在就业难的大潮中寻找一条生路,不少人都把目光瞄准了为数不多的几条窄路,钻进“体制内”便是其中之一。“体制内”工作安稳舒适,据统计,其职业满意度在所有领域中名列前茅。

“家里人觉得,只要不是‘吃皇粮’就不是正式工作,跟打工仔没什么区别。”在西安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2013届毕业生李敏表示。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等不仅工作安稳,更可能拥有在养老、住房等方面的长期福利待遇。因此,“体制内”需求长期保持旺盛,国家及地方公务员考试、事业单位招录考试“高烧不退”。

但并不是哪里的“体制内”都那么吸引人。北上广等大城市或者二线大城市的岗位竞争激烈,甚至一个清洁工的岗位也会引发研究生们的争抢。而一旦涉及到“基层锻炼”、“基层服务”等字眼的岗位都少人问津,偏远地区的岗位更是不招待见。尽管各方面待遇和优惠条件与城市基本无异,但急需人才的基层单位却正经历着人才荒。

“海归”多,“海待”更多

一些求职者曾经拿出“上梁山”的心态,既然就业难,索性读研、出国接着深造,十八般武艺练得精,不信等不到良机“杀”回就业市场来。但现实给他们上了重要的一课,海归、硕士博士等光环在就业难题面前显得暗淡无光。

“在国外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会为工作而发愁。”从韩国留学回来不久的张女士坦言道,在去年没能通过家乡的公务员考试后,她不得不签约了一家韩资企业在广州的办事处,薪酬是她理想收入的一半:4000元。

2013年9月出版的《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3)》显示,近5年回国的留学人员近80万人,接近前30年的3倍。“海归”数量增多体现出我国整体实力的增强,但真正意义上的“高精尖”留学归国人才不多,无法达到岗位需求,大量“海归”难免成为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夹心层”,在就业大潮中成为了“海待”。

并列成为“夹心层”的还有那些举着简历海投的研究生们。烫金的学位证背后,研究能力与就业技能的差距、所学专业与实际岗位的差距、心理预期与实际薪资的差距……都给研究生们贴上了“心高气傲”、“眼高手低”等标签,就业之路仍是上下求索。



解决供求错位非一日之功

几乎所有的研究者都认为:就业难的根本原因在于供大于求和就业市场的结构性矛盾。供大于求无法回避,通过调整来瓦解结构性矛盾带来的问题成为了解决现实难题的可行路径。

结构性矛盾突出表现在供求之间的错位。一方面是年复一年的就业难,而另一方面是部分行业久而未决的招工难。求职者偏向高薪、体面、舒适的工作,“白领”让人趋之若鹜,而从事一线基础工作的“蓝领”职位却备受冷落;大型国企、事业单位等部门招聘门庭若市,而急需人才支撑的中小企业招聘却门可罗雀。

导致供求错位的原因,既来自求职者对于自我认知模糊和定位不准,也来自过分重视精英教育而忽视实用技能型人才培养的“泛精英化”教育方向。

目前,大部分高校都开设了就业指导课,将就业关口前移。但本报记者调查了解,这些就业指导的实际效果是,大多流于形式,并没有给毕业生构建出合理的职业规划,也并没有让毕业生的就业技能有太多提高。

有学者表示,在供大于求长期存在并可能逐步加强的现状面前,除了适当的“调”,更应鼓励“创”。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创业的政策和优惠措施,各地也陆续建立起创业孵化基地等机构。

然而,缺乏创业技能的培养、创业方向的引导以及创业理念的培养,“创业”两字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功效。有统计数据显示,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一直低迷,失败率逾九成。

解决“难题”显然非一日之功。从宏观来看,就业难与我国的经济结构有关。我国高等教育向一、二产业输送人才的能力有限,大多数毕业生都瞄准了服务业。但服务业在我国经济中占比仍然不高,大量人才难以消化也成为了可以预见的后果。因此,调整人才结构,推动产业升级,是就业市场趋向合理的必由之路。

而短期来看,清华大学就业指导中心主任熊义志建议,大学生要进一步调整就业观念,以更加开阔的眼界到更大的范围放飞梦想。学校也应加强宏观形势的判断,在专业设置和学生培养方面更有针对性地发力。

如今寒假来临,周雷已经决定回家暂时调整一下求职不顺的低落心情,他也期待着马年的春天能给他带来“马上有工作”的好运气。

就业歧视那些事儿

随着“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大幕拉开,2014年逾700万的高校毕业生数量又刷新了待就业人数纪录。一个岗位需要百里挑一、万里挑一早已不是新鲜事儿,然而,种种显性、隐形的就业歧视又令“就业难”的局面“难上加难”。

“985、211”成通行证

很多用人单位筛选简历和进行面试时,以“相马代替赛马”,简单地把应聘者的工作能力与学历层次相挂钩,非“985、211”不录,这在许多私营企业中尤为突出。



东北农业大学的大四学生王森宇称,某大型房地产公司在招聘中将求职者的就业推荐表分为A、B、C、D四类,A类是名牌大学,B类是985或211大学,C类为非重点但有口碑的院校,D类则为一般院校。“我的学校属于B类,但用人单位在招聘中还是本着‘有A非B’的原则。我们在招聘中只要碰到一个A类学校的就知道自己肯定没机会了”。

同为农大校友的王艳琪表示,用人单位还会根据学校的类别决定基础工资。“985”院校能达到每月3000元~3500元,“211”院校一般是2500元左右。“谁让我们‘矮人一截’呢,工资也只好‘低人一等’了。”

刚就业不久的毕业生董一娜说,银行招聘对学校限制格外多。“我学校虽然不算好,但通过自己的加倍努力总算被银行破格录取。不过,大多数毕业生就没我这么幸运了。”据董一娜介绍,很多银行在招聘中非“211”院校不予考虑。某些银行在面试中还会让考生根据学校等级排成相应队伍。“我觉得站在‘非985、211’队伍中,看着别人鄙视的目光,就像是小时候老师让差生罚站一样,难过却没有办法。”

学历“查三代”

即便是硕士、博士,甚至“海归”,只要是“本科出身”不好,那么在就业中也只能沦为“学渣”。

管先生是河海大学的研究生,但在某教师招聘中却因某普通师范大学的非重点本科“出身”而惨遭淘汰。“一个高考成绩难道就能决定一生的命运吗!一次失败难道无论以后如何努力就注定一生都失败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遭遇类似经历的还有研究生是某澳洲名校,而本科是某二本大学会计专业的沈女士,“在国内就业,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学历查三代’的命运。我想这也是很多留学生选择在国外就业的原因。”

毕业于英国某知名艺术类院校的小王也碰到了同样的就业难题。“我的本科学校在英国比较有名,不过在国内认知度却很低,用人单位就把我划为‘本科出身’不好的那类。找工作时也处处受气。”在求职屡遭碰壁后,小王无奈成为了一名待业青年。

“本科非重点,博士也白搭”的就业现实,反映的是“中国式就业”一考定终身的局限性。

“女子不如男”

“谁说女子不如男?”但在“就业难”的背景下,女大学生就业确实更难。
何佳就读于某985名校,所学专业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本身对女生有优势,但在就业方面,“男生占优”却成了就业“潜规则”。



某些单位明确提出不招女生,而其不招女生的原因更是让人哭笑不得。“销售类的职位,他们称该职位本来就只招聘男生,而像行政类的职位,他们则称这类职位女多男少,因此今年招聘男生。不管怎么解释,优势都指向了男生。”何佳说。

何佳的同班同学张娟在求职过程中也遭遇过性别歧视。“浏览班级发布的招聘信息,很多写着只招男生,或男生为主,女生优秀者也可,女生只有比男生付出多一倍的努力才有机会获得同等的职位。”

对女生外在条件百般苛求也是就业中歧视女生的一个表现。“市场推广、销售顾问这样的职位对女生的身高、体重都有要求。”张娟称,某文秘招聘考试中为了和高个子的经理搭配,明确要求女生身高在165cm以上,一些单位还会要求女生附上全身生活照,进行“刷脸”式淘汰。

工作对女生的结婚年龄也有诸多限制。“他们会隐晦地提出。”以张娟的经历为例,为了附和某企业要求,她称自己和男友感情稳定,3年内不考虑结婚。同样于2014年毕业的林觉慈认为,单位希望女生没有男友,因为有了男友无论是对工作状态还是工作地点,都会有影响。找工作和女生的终身大事似乎陷入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尴尬。

拿“户籍”说事儿

而以“户籍”论英雄,是近年招聘考试中越发明显的情形,同时也是就业歧视中的突出部分。

董一娜称,银行都倾向招录本地人,有的甚至只要本地市民。“在面试提问的时候,他们会问居住地和父母工作,有的甚至直截了当地问父母是否有特殊资源。”鉴于银行对人脉资源的看重,即便是不合要求的本地人有时也会因“特殊性”挤走更为优秀的外地人。

无独有偶,黑龙江大学的韩馨怡也遇到过“户籍歧视”。“尤其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都会要求本地户口。像是北京公务员考试中,很多岗位都明确写着只招北京生源。”

南京大学的王佳在上海某公立学校求职时,只因非本地户籍在简历关被淘汰,他对记者表示,“我们又不是技不如人,只是因为无法改变的出生地就不能找到理想的工作,真的很不甘心。”

“人家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是‘北京户籍宁有种乎’!”在京就读的外地户籍毕业生刘天一感慨道。刘天一等人认为,就业本是改变人生命运的重要契机,与高低无关,与贫富无涉。但在“歧视”的关卡下,“就业难”问题已成为消解社会公平正义的现实写照。

BWCHINESE中文网 2014-01-22 责任编辑:Judy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