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中国情妇反腐还能走多远?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2013-11-19 10:32:50

情妇应该是中国的特色。在中国的传统中,有钱的男人娶个三房四房的都很正常,就是在民国时期,这一现象还存在。

1949年后的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制后,三房四房的现象似乎绝了迹,只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由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人们的价值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金钱至上,权力至上,有钱的男人和爱钱的女人一拍即合,为了共同的利益,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了。

于是,有钱的人也就有了名不存实存的二房三房。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也道出了国人的婚姻取向: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那进去想出又出不来的,就有了包二奶包三奶。

情妇与有钱人走到一起来并不是没有感情,人毕竟不是动物。不过话又说回来,动物也得分是什么动物,有的动物也是厮守一辈子的,一方死去,另一方也就孤守一生。比如天鹅、丹顶鹤。

倒是人们在枕头上绣的鸳鸯鸟却是经常移情别恋的主儿,有人把两个人的感情比作鸳鸯鸟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忽略鸳鸯鸟的基本常识。鸳鸯鸟事实心态反应了中国传统男人婚姻生活的真实状况。

人不如禽兽那得看是什么禽兽,如果与天鹅、丹顶鹤相比,人不如禽兽,如果与鸳鸯鸟相比,人和鸳鸯鸟没什么不同。不过人终归是人,人与禽兽终归是不同的。

人与禽兽的不同,表现在人有理性,有理性的人就必然爱算计,人同时对于爱情的表达方式要比动物复杂,人还要追求名誉、地位、金钱、权力。

就男女关系而言,其中的一句话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那就是男人通过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男人与女人的权力观渗透在婚姻的各个角落。

与男人不同,女人的权力关系体现在对家政的支配上,西方财政理论的最初形式就是家政。中国传统中的男人不论取了多少房,老大这一房总是掌握着财政大权,所谓糟糠之妻不可抛,概由财政而起。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放在婚姻里,也可以作如是观,没有永远的爱情,只有永远的财政。

邓文迪与其夫离婚,打的也是财产大战。东西方都是一样,都因利而来,皆因利而去,爱情,就像焦炭,热的时候烫人,不热的时候就是灰烬,风一吹,什么都没有了。

相信爱情的伟大,也就是爱情来得快,走得也快。相信爱情的永恒,只因为爱情具有秒杀速度和精神原子弹的能量。

情妇总需要活,爱情没了总得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的稻草,再说,情妇基本靠脸蛋上位,这种上位能让男人在瞬间变成无脑,性的本能代替了大脑的思考。

问题是青春不能永驻,女人终归也会年老色衰体衰,就是那残存的爱情也会被金钱拉得满大街长跑,最后爱情只有向金钱投降才能获得个温饱。

情妇们并不是没有头脑,当她们选择作情妇的时候就想捞到金银财宝,于是乎在爱情离去,摆在她们面前的也就只有三条出路。

一是离开,这种离开必须以获得金钱为目的,否则就是人财两空。二是选择上位,从小二小三争得老大的位置。三是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最后一个选择是下策,如果第一、第二没有选项,第三是唯一选项,撕破脸也就再所难免。

应该说,中国的情妇也是一个群体,在这个群体里拚杀打拼的大都选择了第一项,这符合中国的传统,选择第二项的也有成功女性,所以,中国的婚姻在不和谐中和谐,在不巧妙中找到了巧妙。

更有那凤毛麟角的爱情也让后来者一路拚杀过去,想在中国的爱情史上留下张学良式情人的绝唱,或者也留下了三毛式的爱情咏叹调。

选择第三项的有,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多见,正是因为不多见,所以才特别吸收人们的眼球,而且选择第三项的人很多人并不抱以同情心,因为这破坏了中国婚姻内外的潜规则。如果选择了第一项和第二项,中国的男人一般还是具有传统男人之心,顺水推舟是中国男人的长项。

但这话得分两部分说,一部分是纯粹的有钱人,另一部分是有钱的官人。分属的群体不同,情妇的命运、有钱人与有权人的命运也各自不同。

对于有钱人来说,情妇就是生意。他们对情妇的选项大都无所谓,因为他们是生意人,生意上的事按着生意 办,情妇在他们眼里也就是生意的一部分,不是爱情的一部分,做情妇生意,既满足了生意人的需要,也满足了生意人的权力冲动,他们也会用MBA的管理方式管 理情妇,职责明确,管好了,生意谈明白了,倒也相安无事。

钱给谁花都是花,为什么不给情妇花呢?所以人们也看到了生意人有主别墅,有次别墅,主别墅是给老大的,次别墅是给二奶三奶的。有钱人时兴大红灯笼高高挂,只要按着生意来,丰臀肥乳就是最好的生意准入证。
对于有权力来说,情妇就是政治权力冲动的宣泄。通过掌握资源而富起来的官人们,每天给情人花个一万两万的那也是小菜一碟,其目的就是床上十二秒,时间确实短,十二秒也是秒,秒秒值千金,千金买一秒。

如果说有钱人动的是不人符合道德的私权,那么有权人动的则是不符合道德的公权,花在情妇身上的都是纳税人的辛苦钱,这就使得这部分官人具有了双重风险,一个是公民的监督,另一个是情妇的第三个选项。

如果包养情妇暴露,那么官员就是权色钱三个方面尽失,满盘皆输。此时官人再喊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家人也为时已晚。其实官人最对不起的,是他手中的权力。

情妇们看得明白,都懂得明哲保身这个道理,所以她们都会以爱情的方式留下与官员私情的蛛丝马迹,搞拍照,搞视频,观察官员的言行,洞查官员的腐败明细,卧底是她们的长项。

如果官员撕破脸,情妇们不是写纪实小说就是在网上诉说冤屈,给人的感觉都是官员滥情惹的祸,都是官员动了她爱情的蛋糕,吃了她爱情的奶酪。

如果官员移情别恋,上了红楼梦,那么她们先是私下约架,私下约架不成就公开反腐。官员们在这个问题上开始行的也是“拖”字诀,其中爱情表白式、忏悔式、撒谎式、逃避式、明媒正娶式都是官员们常用的方法,如果这些方法不成,就采用威胁式、暗杀式来解决。

暗杀式用的极少,但有。

如果说情妇们对官人没有爱情,那也太过绝对,如果说情妇对官人的爱情没有杂质,那也太过绝对,情中有杂质,杂质有情也算是情妇的真实写照,至于爱情多一点还是杂质多一点,就得因人而异了。

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情妇的权力欲,她们没有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的梦想,她们却有通过征服男人获得上位的野心,当这一野心难以实现的时候,摆在她们面前的也就有三条出路。

她们如果有爱情,她们会选择离开,如果她们需要金钱,她们也会拿完钱之后选择离开,如果她们就需要爱情,她们会选择决战。那些选择决战的,最后都成了有污点的反腐斗士。

也可能情妇们没有意识到,也可能情妇早就意识到了,当她们和官人在一起,享受官员钱财的时候,她们就选择了腐败。无论她们在客观上如何英勇无畏、义无反顾、毅然决然的反腐,她们都是腐败的成员,她们都是腐败官员的污点证人,都会被钉在腐败的耻辱柱上。

也可以说,她们本来是腐败共同体,出人意料地成了反腐败的斗士,这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她们破坏了政治生态链条的情妇政治的潜规,也徒增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情妇反腐的效率是惊人的,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反腐制度的有效性。在西方国家,情妇的有,官人也有情人,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是一个极为典型的个案,但人们并没有因此看到西方的官人在情人身上的腐败。

西方官人因情人事件或者拉链门事件而导致的后果就是弹劾下野,或者官人辞职。这也表明,西方的宪政民主的制度建构防止不了官员有情人的现象,却可以防止官人因情人而腐败的现实。

还是那阿克顿的老格言,权力导致腐败和滥用,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和绝对滥用,情妇的腐败就是绝对权力腐败与滥用的结果。

如果防止情妇反腐败,就必须建立限制绝对权力的一整套机制,没有这套机制,会出现一个情妇倒下去,千万个情妇腐败与反腐败斗士战起来。情妇反腐,是对制度反腐的绝佳讽刺。

由情妇反腐成功的案例带来的问题是,情妇反腐还能走多远?但我们发现通过道德教育来反对腐败进行了几千年的尝试,只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此路不通。

本文首发于南都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责任编辑:NONO Han